今天是:
政务网
当前位置: > 资讯网 > 旅游新闻 > 媒说旅游 >
梅州民宿生态要有高起点筹划

  逆城市化是城市化发展的必然趋势,乡村复兴催生的旅游市场是巨大的。这为粤东山区的梅州提供了不可小觑的“后发优势”。

  由于长期从事客家文化的研究,笔者游走了许多散布在全球各个角落的客家人聚居区,认为现阶段做得最细致、最产业化,又最能体现客家文化传承的民宿,当推台湾。例如在桃园、新竹、苗栗、屏东等客家人聚居的山地,有许多古朴与现代融合得恰到好处的民宿。其经验很值得我们借鉴。而香港虽约有150个客家村落,但真正意义上的客家风格民宿却几乎是空白。

  笔者认为,民宿在梅州旅游大拼图中应占相当的比重。举例说,外界常常惊叹并围观的“围龙屋”以及其它形式的客家民居,在梅州一点也不缺乏。梅县南口镇的东华庐就是典型的客家“大宅门”,由清末民初的日本神户侨领潘植我所建。这位客家先贤竭诚支持孙中山,出钱出力资助同盟会以及辛亥广州起义。民国肇建后,曾捐巨款为黄花岗七十二烈士营造墓地,印证了“华侨乃革命之母”的论断。他在日本还出任康有为、梁启超创办的同文学校总理、校长十余年。这间百年名校,被誉为“华人的贵族学校”。客侨的风釆,不应随着岁月的流逝而褪色,而应沉淀为厚重的客家文化底蕴。

  同样坐落于南口镇的另一客家大宅“南华又庐”,是梅县最大的客家民居,由印度尼西亚侨商潘祥初建于清光绪三十年(1904年),占地面积10816平方米,建筑面积11220平方米,全屋共有164间房。由此,梅州华侨实业家的殷实可见一斑。

  梅州不缺民宿,缺的其实是乡村生活的创意空间,以及由此衍生的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的返朴归真的生活方式。目前能够体现高质量乡村生活的旅游产品少之又少,梅州应该抓住这个稍纵即逝的发展机会。主管部门亦要有纵观全局的高起点筹划,不能在绿水青山的地方做“一窝蜂”的商业开发。单纯追求GDP的增长而破坏自然,我们在过去数十年的高速发展中有过教训。而大财团“跑马圈地”对拥有百年老宅子的原住民来说,亦可能带有掠夺性。应该有序进行,给当地村民带来就业或自我发展的机会,共享旅游经济带来的繁荣果实。“70后”不愿种地,“80后”不会种地、“90后”不提种地,是当今农村的普遍现象。因此,有助于乡村转型、村民就业的制度安排更显重要。

  关于乡村复兴的实践,最初始的形态可能是农家乐。其主要形式不外乎村民炒几个菜,或者腾两间房出来供城里人“乐活”。然后到了民宿阶段,传统的农耕村落开始有了商业模式:装修房子、院子要多少钱,多少年能回收。村屋改造成民宿开始如雨后春笋在中国大地涌现。乡村复兴的“高阶”版是田园综合体。这是跟乡村、田园相关的多业态综合,操盘运营难度要比民宿复杂。政府规划部门和商业机构要懂各种业态,才能营造“结庐在人境,而无车马喧”的天人合一的妙境。

  所以,乡村复兴需要一套商业逻辑。政府职能应该引导村民创办基金会,协助村民建立合作社,使得村民有一个集体主体,能跟外部的资本、投资人,以及外来的建设者去对接,这样才能去摆平很多问题,比如拆迁。工商资本应该带动农民而不是替代农民,通过合理分工让农民能通过土地等资源获得应有利益。“老板”与“老乡”的优势互补才能达至双赢。此外,为了保持客家民宅的原始风貌,最大限度地保留其内外景观,民宿的装潢应尽量就地取材。作为“世界客都”的梅州,要与其它地方的民宿产业竞争,浓郁的客家元素不可或缺。

  民宿有别于酒店。最大魅力可能是主人的故事。数百年来,梅州客家人下南洋,闯东瀛,漂洋过海到北美欧陆,历经沧桑。衣锦还乡或节衣缩食买田辟舍,客侨的人生,往往展现出阅尽繁华,落叶归根的精彩。他们的家宅,能够带给游客们无尽的启示和遐想。所以说,讲好民宿故事,提升民宿体验,不仅仅是营商图利,更是弘扬客家生活方式及文化传承的重要一环。(林文映 李剑诸)

分享到:
首页 | 政务网 | 资讯网 | 版权声明 | 联系我们 | 友情链接
旅游投诉电话:0753-12345  地址:梅州市梅江区嘉应路24号  邮编:514000  邮箱:slyj_mzb@21cn.net
Copyright (C) 2011 梅州市旅游局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编号:粤ICP备06065589号
世界客都 叶帅故里 梅州旅游